社工案例
  • 资讯
    一、活动背景A社区在近五年来,相继建设了农民公寓、建设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创建枫桥经验示范社区。睦邻共建的社区治理工作推进中,A社区居委会不遗余力地在努力中。迈入2020年,社区中的户籍人口陆续迁入花园新居,目前已有将近90%社区户籍人口聚居于此。迁入新居后的服务对象面临着新的邻里关系,并且由于花园实行中小户型为主,社区产生了更多的年轻核心家庭独自居住。工作早出晚归,社区邻里之间互动交流减少。在日常...
  • 资讯
    一、疫情下社区矫正个案危机介入过程(一)案例背景2020年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全国大爆发,每天疑似及确诊人数不断上升,人心惶惶。社区矫正对象在矫正期内除家庭发生重大变故或需要外出就医外,不得擅自离开本市,春节及疫情期间也不例外。女案主王某因犯假冒商标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自2019年6月7日至2021年6月6日止。2019年大年初二,王某给社工拨了电话,急促的语气中夹杂着紧张、...
  • 资讯
    一、案例背景(一)基本资料小炜(化名),女,15岁,晋江市实验中学,初三学生。(二)个案背景资料1、接案原因:中考临近,自己越来越紧张,晚上睡眠很差,担心考入新的高中后,同学相处问题、老师是否喜欢自己……,想到这些更加烦恼。另一方面又担心考试,甚至看到老师发试卷就不自觉地发抖,控制不下来,答题时手心出汗严重,甚至往下滴水,想到上次质检前早上起床后又吐又拉,害怕中考也会出现此情况。自己听到两个同学说...
  • 资讯
    案例背景强强,男,16岁,1米83,初三就读。个人爱好篮球、NBA,非常崇拜麦迪;喜欢打网络游戏,尤其魔兽游戏。强强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父亲为国家某部委工作人员,母亲是名军医,9岁时父母离异,并跟随父亲。目前强强跟爷爷、奶奶、爸爸和他一起生活。爷爷奶奶都是退休老干部军人,老家湖南,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非常有地位和荣誉,也算是知识分子阶层。家庭经济情况算比较宽裕,在北京有2处房子,目前主要住在爷爷奶...
  • 资讯
    儿童是每一个家庭的基础,在中国这样一个相对传统的家庭模式中,孩子必然也成为了家庭的中心。试想一下,假如您的孩子网络成瘾,严重到长达一年的时间,休学在家中,足不出户,您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 在中国,“青少年过度使用网络”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一、“网瘾少年”成为家庭之痛13岁的男孩亮亮,是一名初二的学生,独生子,性格比较内向、害羞,不愿意与陌生人打交道,朋友较少,喜欢宅在家里。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父...
  • 资讯
    一、基本资料案主姓名:H阿姨(化名)性别:女年龄:71岁二、背景资料 (一)引发/重要事件:案主的老伴患脑中风,曾经经历两次开颅手术,第2次手术后半身瘫痪,并丧失语言能力,更要紧的是在此后不久案主的老伴出现了精神问题并出现严重的暴力倾向,动则对案主拳脚相向。这给案主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常常因照顾老伴失眠,同时还要忍受来自老伴的暴力。(二)曾做出的调试及成效:1.案主为了缓解照顾老伴...
  • 资讯
    走上吸毒道路仅用一秒,然而戒毒“亮亮”(化名)却用了7年的时间在自救,这7年他每天都在和毒品“搏斗”,在疫情现场见到亮亮时他说“虽然7天无休息,现在志愿服务让我每天都很快乐,在这个时候,我们年轻人就应该站出来为社会分担“。但是谁又知道这个阳光有担当的大男孩曾经却是个毒瘾少年。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吸毒是违法行为”,说起吸毒人员,人们都投去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目光.社会大众对于吸毒者多是负面看法,并认为无...
  • 资讯
    接案报告一、案主基本资料(1)、案主于某,男,十八岁,系南京某高校大二学生。因来自农村,自我感觉在服饰,能力,口才,语言以及风度上都不能和城里的同学相比,而产生了处处不如人的消极心理特征,但是自尊心又极强,不满足于现状,想以优异的学习成绩来展现自己的才能,而且案主是一个在应试教育体制下的十足的考试狂,在种种不同的压力和环境下,唯分数是从,忽视了别的方面的学习,培养和锻炼。自从上了大学之后,由于过...
  • 资讯
    一、案例阐释(一) 家庭背景介绍案主辛某, 14周岁, 目前就读于正常小学6年级, 案主一向比较听从爷爷和父亲的话, 也把两位男性长辈当作榜样, 案主的爷爷、父亲和母亲都有各自的工作, 奶奶在家做全职主妇, 五口之家本来很美满。但是在去年3月份, 爷爷因为酗酒导致脑淤血而瘫痪在床, 家里的顶梁柱突然倒下, 给他打击较大。其母亲因为工作单位比较远并且经常加班, 与案主接触时间也很少, 对案主不大管教...
  • 资讯
    案例背景案主李阳(化名),年龄34岁,祖籍贵州,与妻子、父母在宁波打工十余年,从事木工工作,育有两个女儿,分别上六年级和三年级。2018年5月,因为工厂的一次意外着火事件,导致案主全身火焰烧伤90%(二度至三度)头面颈、躯干、四肢,吸入性损伤。在临床医院就诊一个月后转入康复医院,据案主妻子讲述,患者目前状态相对于临床医院已经有所好转,在临床医院住院期间,经常会发脾气,说不想活了,晚上经常做噩梦。进...
联系我们
  • 徐州市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 0516-85808285
  • 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文亭街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