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您光临 徐州市民求助网!

[注册] [登录] 生活服务热线:0516-85808285

烟花爆竹燃放后空气中各项污染物浓度会极速飙升——禁不禁燃“气质”差距明显

2018/10/8 人气: 32

日前,徐州市调整了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区域和时间,10月1日起,鼓楼区、云龙区、泉山区、贾汪区、铜山区、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全区域、全时段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燃放烟花爆竹对空气质量的污染显而易见,这也是调整“禁燃令”的重要因素。燃放烟花爆竹究竟对空气质量的危害有多大?江苏省徐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的工作人员表示,烟花爆竹燃放后空气中各项污染物浓度会极速飙升,导致空气质量短时间内严重下降,增加多种呼吸道疾病产生的几率。

燃放烟花爆竹严重影响“气质”

为验证烟花爆竹燃放后的污染物对空气质量的危害程度,记者曾经在2017年的春节前,借助手持式测霾仪,实时监测燃放前后空气中各项污染物浓度。

当天,在江苏弗瑞仕环保科技公司,工作人员从一挂鞭炮中剪下一百个鞭炮,拿到室外空旷的地方燃放,测霾仪放置于距离鞭炮约半米的位置。燃放之前,测霾仪显示PM2.5的数值为66。鞭炮点燃后,3秒钟即燃放结束。而燃放后产生烟雾在空旷处迅速弥漫升腾,并随风四处散开。

测霾仪显示,燃放过程中,PM2.5迅速升高,164、287、400、632,到999,仅用了22秒就直接爆表。工作人员表示,实际上PM2.5的数值应该是超过1000的,因为仪器测试的最大值就是999。随后,伴随着烟雾的散去,PM2.5数值陆续下降。

“烟花爆竹的主要成分为木炭粉、硫磺粉和其他金属粉末,迅速燃烧会释放出大量一氧化碳、二氧化碳、一氧化氮和其它颗粒状污染物,一旦进入空气,短期内难以彻底净化或扩散。”江苏省徐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工作人员表示,燃放烟花爆竹会直接导致空气质量状况严重下降,同时也会增加多种呼吸道疾病的发生几率。

禁不禁燃“气质”差距明显

春节期间是烟花爆竹燃放最为集中的时期,也是空气质量受烟花爆竹燃放影响最大的时候。

我市环保部门数据显示,仅以2016年除夕(2月7日)为例,当天,从早上7点到21点,AQI维持在77到180之间,空气质量级别以轻度污染为主。从除夕夜22点开始,空气质量级别达到中度污染,到大年初一(2月8日)凌晨1点时,AQI为231,达到重度污染。而大年初一空气质量持续恶化,始终维持在中度到重度污染之间,AQI最高值一度达到258。

根据环保部公布的《2013年至2017年春节期间烟花爆竹燃放对城市空气质量影响分析》,2017年除夕夜18时,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中仅19个城市空气质量为重度及以上污染。随着烟花爆竹燃放量大幅增加,到初一凌晨2时,183个城市达到重度及以上污染,其中严重污染城市105个,62个城市在除夕夜间小时AQI一度“爆表”。全国338个城市PM2.5平均小时浓度也由18时的62微克/立方米上升到213微克/立方米。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上海、南京、杭州、太原等实施禁放限放措施的城市在除夕夜间PM2.5浓度均未出现明显上升现象,和本地未禁限放的年度相比大幅下降。

“近几年,环保部门和社会各界,连续呼吁市民绿色过节,少放、不放烟花爆竹。于是,这几年春节空气质量有了明显的改善。这种改善,与市民逐渐认识到燃放烟花爆竹的危害、主动减少烟花爆竹燃放密不可分。”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放鞭噪声污染十分严重

除了带来空气污染,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噪声污染同样不可小觑。

据记者了解,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等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北京市环保监测部门监测数据显示,在1994年北京市采取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措施前,除夕夜噪声瞬时最大值可达102.5分贝至125分贝,严重超过夜间45分贝的国家噪声标准。禁放后对近郊8个区县除夕夜噪声监测结果可知,噪声污染有明显下降。据了解,在夜间人们所能接受的噪声不得超过45分贝,也就相当于蛙鸣声。而高强度的噪声对患有脑血管、心脏病的病人危害十分严重。

“烟花爆竹燃放带来空气、噪声上升、废弃物等多重环境污染,对环境状况的影响十分明显。”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全社会积极倡导低碳环保、绿色生活方式的今天,燃放烟花爆竹已经不再是一种“时尚”,不放烟花爆竹正在成为很多城市的主流观念以及全社会共同的环保认知。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