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文明实践志愿服务破解“七个难题”

2019-07-09 浏览:191


文明实践志愿服务是新形式和新事物,在一些地区的贯彻和实施中,就面临种种困难和问题。为此,广东省注重“问题导向”,梳理和分析存在的七个主要问题,一个一个采取措施进行破解,期待取得良好的成效,积累可贵的经验。

(一)解决“部门互相推诿”的难题,探索“共享益菜单”志愿服务新方式

各地在推进新时代文明实践志愿服务中,经常遇到部门之间“相互推诿、相互推搪”的情况。虽然明确县(区)委书记担任主任,党政主要领导担任志愿服务总队长,镇、村主要负责人担任分队长、小队长等等。但是,很多部门的干部仍然认为文明实践中心是宣传部的工作,志愿服务是文明办或团委的事情。在会议上安排好的各项工作,会后就互相推诿、互相扯皮,难以落实。为此,广东省推进试点时候,针对这种状况就着重思考如何将各部门的工作重点、业绩重点与文明实践志愿服务相结合,力求与各项工作相互促进而不是相互分离。例如,文明实践志愿服务各项文件都重视将传播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工作,与党建引领、党群服务、社区治理、乡村振兴、基层稳定、环境保护等工作相结合,在提高农村群众思想觉悟的时候,有效开展各项中心工作、重点工作,有利于建设和谐乡村、美丽乡村。例如,试点地区小榄开展文明实践志愿服务培训的时候,邀请专家教授《党建引领社区治理与志愿服务》,将党建引领与文明实践、志愿服务有机结合,吸引组织部、统战部、经济部门、民政部门、卫生部门、教育部门的重视,从而共同设计“共享益菜单”,即将围绕文明实践志愿服务开展的各项活动与党政部门工作的深化、延伸有机结合,共同在试点工作中获益。乳源县推进“四维共创”、博罗县抓好“四化建设”、丰顺县抓住“四小活动”、台山市塑造“四味侨乡”等,把党政部门、事业单位、工商企业、社会机构方方面面的力量汇集起来,共同推动文明实践志愿服务繁荣,从而促进各个部门的工作火气更大起色、取得更大成效。

(二)解决“党员带动不足”的难题,探索“党群先锋队”志愿组织新形式

文明实践志愿服务中,鼓励各部门、各单位、各村居建立党员志愿者队伍、团员志愿者队伍,在全社会发挥示范带动作用。但是,有些单位的党员志愿者队伍流于形式、缺乏影响力,未能充分发挥示范带动作用。广东省针对这种问题,鼓励一些地区大胆探索、不断创新。试点地区顺德乐从的水藤村就探索出“党群先锋队”的有效形式,即党员与优秀团员、入党积极分子、热心群众等共同组成志愿服务队伍,在服务过程中党员发挥示范带动作用,做好统筹策划、组织实施的工作,激励群众争相献爱心、帮助人,真正发挥示范作用和带动作用。深圳市宝安区燕罗街道山门社区“党群先锋队”开展“暖城暖心暖义工”的活动,在党员志愿者、青年志愿者、居民志愿者做好关爱残疾人、病人、困难家庭、外来人口服务的同时,也推进志愿者相互关怀、相互帮助,共同解决困难改善生活的服务。过去往往将“党员服务群众”与“群众互助服务”分离,没有建立示范带动的纽带。现在通过“党群先锋队”的探索创新,将党员服务群众、党员带动群众,群众互助服务、群众提高热情等有机结合,建立共同参与、相互激励的志愿服务发展机制,产生良好的社会效应。

(三)解决“村居工作拖延”的难题,探索“1+2>3”志愿服务协调新渠道

目前,乡村和社区的各项工作非常多,从经济发展到政治学习,从社区治理到社会维稳,从卫生创建到环境保护,村居干部的任务很重,压力很大,因此对于文明实践志愿服务态度不够积极、行动不够迅速,甚至出现拖延、延误的状况。广东省采取“既不加重村居干部的负担,又要切实做好文明实践工作”的策略,在面向乡村社区党支部书记、村居委主任传达中央和省市关于文明实践工作重要意义的同时,千方百计为村居做好这项工作提供支持和资源。目前,在很多文明实践试点乡村社区采取“1+2”的做法,即村居书记担任志愿服务队长的同时,挑选市县志愿服务队伍的骨干前来村居兼任副队长,规定每个月到村居一两次交流和开展活动,平时通过网络联系沟通,不断将既有思想性又有时尚性的志愿服务项目传播到乡村,赢得群众的喜爱、取得可喜的成效。这些兼职担任副队长的志愿者骨干,通过与村居干部的交流沟通,了解和熟悉乡村社区实际状况,了解和熟悉乡村社区群众的需求,对于社会志愿组织的服务创新具有启发价值。所以,“1+2”产生大于三的效果,有利于城乡志愿服务的联系和融合。

(四)解决“社会组织观望”的难题,探索“参与激励多”志愿服务新措施

文明实践志愿服务不能单靠行政推动,还需要社会力量特别是公益志愿服务组织的参与和创新。但是,很多地方在试点工作的初期,仅仅通过县委县政府建立志愿服务总队,镇街建立志愿服务分队,村居建立志愿服务队,要求党政干部和党员团员加入志愿组织,缺乏对社会志愿组织的吸引和激励,导致双方互相观望、未能合作。广东省针对这种状况,积极探索党政统筹、党建引领下的多方合作志愿服务格局。一方面在举办全省文明实践志愿服务骨干培训班,市县志愿服务骨干培训班的时候,都采取“三结合”的方式,即党政部门志愿服务队学员、乡村社区志愿服务队学员、社会特色志愿服务队学员共同培训,相互学习,寻求合作。广东省文明办、民政局、团省委以及志愿者联合会举办的骨干培训班,从21个试点县区都邀请一批社会特色志愿服务团队的骨干参加。这样,社会团体了解和掌握文明实践志愿服务的重要意义、实施特点,就乐意积极参与、作出贡献。党政部门志愿者队伍与社会特色志愿者队伍联合进入乡村社区开展服务,就灵活多样、富有活力,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

(五)解决“服务项目单一”的难题,探索“乡村微创意”志愿服务新途径

调查发现,有些地区的文明实践志愿服务,就是简单的“送讲座、送文艺、送服务”,每次活动轰轰烈烈但是缺乏实效,甚至导致乡村群众经常要做“群众演员”,受到“被志愿”、“被服务”的干扰。广东省针对这个问题,就探索将掌握需求、创新服务的重点转移到乡村社区。最关键是转变观念,从机关单位简单的“下乡送服务”,转变为党员志愿者队伍、社会志愿者队伍与乡村志愿者队伍合作,根据村居群众的需求,征集“微志愿”、“微爱心”、“微创意”,开展适合老人、妇女、留守儿童等不同群体的服务。博罗县罗阳镇开展“四大部落”的志愿服务,包括“文化部落、民俗部落、金雁部落、华佗部落”等,鼓励村居志愿者根据自身特色发挥创意,创新服务活动,展示村庄美丽、激发生活灵感,逐渐打造文明实践志愿服务的品牌。乳源县鼓励瑶族村寨发挥传统工艺特长,打造“金瑶工匠”品牌,将瑶寨群众具有的刺绣、锻造等技艺发挥出来,为新时代新生活做出贡献。我们发现,当乡村社区的群众激发自主性和积极性,热情参与志愿服务,就能够创造出许多富有生机活力的项目,让村庄焕发新的魅力。

(六)解决“区域发展差异”的难题,探索“牵手有爱心”志愿服务新渠道

乡村社区文明实践志愿服务的发展,面临地区差异、经济差异的问题。特别是中西部地区、贫困山区面临“缺资金、缺人才、缺项目”的状况,本地开展志愿服务遇到种种困难。广东省针对这一问题,就探索城乡之间、珠三角与粤东西北之间的“牵手友爱”机制,即大中城市、沿海地区的公益志愿组织与山区农村的志愿团队结对,提供智慧、知识、技术、资源的支持,促进山区农村的志愿服务发展繁荣。梅州市五华县原来是省级贫困县,成立志愿者联合会的时候,各种工作面临困难。这时候,通过改革开放以来外出创业或务工的乡贤,不仅资助服务活动的经费,而且邀请深圳、广州、佛山、中山的社工、志愿者前来开展培训辅导和示范服务,逐渐激发各乡镇、村庄群众的志愿服务热情,创造了灵活多样的志愿服务项目,为扶贫助困、民生改善、乡村治理、环境保护等作出积极的贡献。在开展文明实践志愿服务的过程中,共青团广东省委、广东省志愿者联合会鼓励各大专院校与试点县区的乡镇、村庄“牵手有爱”,结队开展文明传播、乡村规划、美丽庭院、科普宣讲、健康普及等服务,为乡村社区增强新生力量和新锐活力。这些探索,引进大中城市、高等院校、社会组织的资源,为山区农村的文明实践志愿服务提供支持,促进志愿服务项目创新和实效增强。

(七)解决“基层资源缺乏”的难题,探索“聚爱大舞台”志愿服务新氛围

目前,志愿服务普遍存在城市资源多、农村资源少;沿海资源多、乡村资源少的问题。但是,很多党政部门、专业部门、社会组织、志愿团队又提出“不知道农村需要什么,不知道怎样在农村开展服务?”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广东省开展“聚焦乡村”、“激活乡村”、“照亮乡村”的系列活动,一方面通过将山区农村的民俗、互助、邻里、生态等资源展示出来,吸引各城市、各机构的关注;另一方面将各级党政部门和各类公益组织的资源汇聚起来,成为乡村发展的促进因素。目前,既有通过开展荔枝节、芒果节、稻田鱼节等农业节令开展志愿服务,吸引志愿组织、志愿家庭等前来参与,寻求合作机会。很多城市居民到乡村参与志愿服务的时候,最初仅仅是“奉献爱心、助人为乐”,然而到了乡村之后发现民俗特色和生态景色,就激发享受乡村生活、参与乡村发展的愿望,从而带来共建共享的机会。广东省通过精准扶贫、乡村振兴、文明实践等,结合公益志愿服务推动乡村发展的案例越来越多,为广大农民生活开拓新领域、新路径。

作者信息:谭建光 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研究专家、广东省团校志愿研究中心教授


联系我们
  • 徐州市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 0516-85808285
  • 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文亭街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