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对精神异常孕妇个案的介入服务

2019-09-12 浏览:98

接案:

产科个案转介:雅雅(化名)19岁,既往有精神疾病史,已停药,第一胎,孕34+周,表示腹痛、要生产而入院。住院第二天,护士发现雅雅半夜到其他病房睡觉、哭闹等情况,而且几乎不进食,继而在产检室的病床上躺着不起来,也不让其他人进去,一有人进去就大声的斥责,任何人都无法接近、与其沟通。其丈夫在医院陪护,对其非常顺从,自述雅雅“听到有人要打宝宝”,觉得非常不安全,所以不吃不喝,害怕有人害她。雅雅与哥哥关系较好,其哥哥正在从重庆赶过来的路上,平素雅雅与其他人相处一般。

个案跟进:

评估——设定目标

因为产检室有很多仪器,专门是为入院的或者要生产的患者检查、治疗,非常影响产科的诊治,医护人员也要来回的到产检室拿治疗器械,会激发患者的情绪。在了解患者更多的信息后,社工评估目前的状况:患者情绪不稳定,易激惹,不进食,强烈要求安静、不被打扰,现阶段没有出现自残或者攻击他人的行为,社工服务以患者为中心,以稳定情绪、转移到病房为首要目标。同时,社工考虑到患者是孕妇,对宝宝或者孕妇的抵触或许不大,可尝试以此为突破口寻求话题、建立关系。

理论——危机介入

基本原则:

及时处理、限定目标、输入希望、提供支持、恢复自尊、培养自主能力。

特点:

迅速了解服务对象的主要问题,快速做出危险性判断,有效稳定服务对象的情绪,积极协助服务对象解决当前问题。

计划

随后,社工怀抱一个假娃娃进去,以孩子为话题与雅雅沟通,雅雅并不反感(不能辨识孩子的真假),不会赶社工走。社工耐心的和雅雅沟通,在进行了一些简单对话后,社工发现雅雅的思维比较清晰,能做简单的应答,知道自己怀孕的周数、籍贯,但是话语很幼稚,无法深入交谈。在互动中建立初步的信任关系后,社工发现雅雅的手偶尔在空中伸展、抓握,然后放在肚子上,类似气功,社工分析考虑雅雅是担心宝宝缺氧,然后从空气中抓氧气到宝宝那里。社工随即从护士那里拿来一支氧管,关心宝宝的情况,并以过来人的语气给雅雅支招,告诉她自己怀孕的时候都是吸这个氧管,让宝宝有充足的氧气,并强调只要抓住这个管,宝宝就不会缺氧了,雅雅真的就把管放在自己的身边,这样“发功”的情况减少了,而且在社工的鼓励和引导下,雅雅也开始下床走动。社工初步分析,雅雅因安胎的焦虑、恐惧情绪激发了精神状态异常,计划让她依靠这个氧管减轻思想负担后,慢慢引导她出去产检室活动身体。

介入

随后,在社工的关注和陪伴下,雅雅的情绪状态渐趋平稳,在床边坐下,偶尔起来走动一下,对于医护人员进来也没有大声的斥责,但是依然没有走出产检室,或许她觉得这里才是最安全的。社工考虑到雅雅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以她喜欢的重庆酸辣粉引导她进食,她看着瘦肉面,突然说了一句“我妈妈很喜欢吃这个面”,社工沿着这个话题与她沟通,她不再说话,眼眶突然湿润,原本面对社工坐着的她,突然站起来不断重复性的翻弄被子、再折起来,然后开始走来走去,把鞋子踢来踢去,限定自己的边界。社工初步分析她这样的重复动作是焦虑、强迫的一个表现,或许是妈妈(十几年前妈妈已经去世,现在有一个后妈)这个话题引起了她的情绪,她需要这样的重复动作借以宣泄,只能等她宣泄后,情绪平稳再沟通,社工在一旁耐心的等待。

随即雅雅的哥哥来到,与雅雅沟通无果,反而激发了她的情绪,雅雅走进厕所呆了三个小时,社工与雅雅哥哥沟通,教授其沟通的技巧,最后在多方劝说和引导下,雅雅终于走出来了。但是她从厕所出来后情绪非常不平稳,曾经一度的表示腹痛(社工摸了一下,肚子是软的,没有宫缩),然后开始赶所有人出去,接着在产检室内走来走去,弄这弄那。我们透过门缝看她或者稍微开个门她都觉察到,非常敏感,马上破口大骂,而且所说的话连家人都听不懂。

随着时间的推移(住院第四天)和精神病病程的发展,雅雅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大,出现躁狂的症状,更强烈要求独自的空间,把床单和检查器材乱翻、乱扔,无人能劝阻,最后还把门反锁,已经到了无法沟通的程度。因为精神病的病程已经开始,没有药物辅助治疗,病情会越发的恶化,不会有好转的趋势,同时随着病程的进展,不排除雅雅会出现自残的行为,警方只能用钥匙打开房门,对雅雅采取限制性的措施,同时做好防护,不让她躁动的过程中伤害到胎儿。

评估——结案

出于诊疗考虑(精神卫生法:除外危险因素,精神病人不能由精神病院工作人员强制入院),患者已经住院四天,几乎不进食,目前无安胎的指征,精神亢奋只是精神疾病发作期的症状,其实已经在严重的消耗孕妈的能量,甚至影响到胎儿的营养吸收、身体生长,医院领导和社工多次与其家属充分沟通,让其明晰目前的情况和处理原则,同时了解其想法,理解并尊重他们对雅雅的处理意见,与其共同探讨应对的方法,建议到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家属同意,联系车辆送雅雅回老家的医院治疗。

在个案跟进期间,社工多方搜集相关信息,分析雅雅的情况是由于精神疾病停药、家庭的矛盾冲突,加上安胎的焦虑、恐惧而诱发了既往的精神疾病,目前家属已决定到外院治疗,个案的状况超出社工服务范畴,遂予以结案。

服务反思:

一、以服务对象为中心,牢固树立服务意识,接纳和理解服务对象,建立平等、尊重的关系;

二、清晰服务范围,社工没有接受过精神科专业训练,只能处理精神病患者的情绪问题,同时做好危机评估,要明确其是否存在自残或者攻击性,确保服务对象和自身安全;

三、重视语言和肢体语言的表达性意义,分辨服务对象是不愿意说还是不会说,耐心、充分的倾听、等待,善于启发和引导服务对象交流;

四、搜集服务对象的基本资料,了解其病情和喜好,建立话题和关系,动员和指导家属处理目前状况,与其家属建立治疗联盟;

五、关注环境的安静、身体舒适度、仪容整洁对于服务对象的情绪影响,缓和易激惹因素,稳定情绪。

督导反馈:

社工以尊重、接纳、包容的心与服务对象沟通、建立关系,理解其内心活动和病态体验,同理其感受,从其无理中看到合理的一面,以其需求出发,缓解服务对象焦虑和恐惧的情绪,处理恰当。

建议社工与家属沟通时,更全面的搜集相关信息,建立无害性话题,教授家属与精神病患者的沟通技巧,争取形成治疗联盟,同时定期与院方沟通,协商目前的状况、下一步的处理手法。

后记:

与雅雅丈夫通电话,其丈夫表示回到老家的三甲医院接受治疗,诊断为妊娠合并精神分裂症。由于雅雅的病情、药物治疗对胎儿的影响,综合考虑后医院建议先终止妊娠,再药物治疗。雅雅于7月18日剖腹产一名男婴,因早产、脑部缺氧在温箱治疗,而雅雅生产后病情好转,已出院在家服药治疗,偶尔情绪易波动。雅雅丈夫表示这次就医感觉很抱歉,给医院带来了很多的麻烦,感谢医院的包容,让雅雅与社工电话沟通。雅雅表示现在在老家很开心,有很多人陪她玩,但是她很想念自己的宝宝,邀请社工到她家吃饭。

联系我们
  • 徐州市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 0516-85808285
  • 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文亭街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