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逆力培育:农村留守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的实践选择

2020-08-21 浏览:146

抗逆力培育:农村留守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的实践选择

来源:《中国青年研究》

作者:王玉香,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山东省社区发展与社会工作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杜经国,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硕士研究生。

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要在农村留守青少年关爱保护工作中发挥专业作用已成为社会共识。抗逆力培育是农村留守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的实践选择,它要求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能够重构农村留守青少年成长环境的优势,关注他们自主性发展的特殊性,以社会工作专业理念与方法,通过培育留守青少年自身的内在保护因子和家庭、学校、社区等外在保护因子的方式,来建构以留守青少年自主性能力提升为核心的关爱支持体系,激发留守青少年的内在潜能,提升其应对困境的抗逆力。


  关爱农村留守青少年已经成为社会共识,建构农村留守青少年关爱体系与机制成为有关政策及落实的重要内容。2017年团中央、民政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中发挥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作用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中的任务、要求和作用。作为责任主体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如何在关爱保护体系中发挥专业性作用,使业已形成的有关政策和体系真正落到实处,从而有效助力我国乡村振兴战略及农村留守青少年的健康成长,这是专业社会工作学术界与实务界都在关注和思考的焦点问题。笔者认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的优势就在于其以专业价值理念、方法关切与回应现实留守青少年成长与发展的需要,从抗逆力培育的角度来挖掘其生存环境之中的优势、激发他们内在的潜能、培育他们成长环境之中的保护因子,提升他们应对现实困境的能力,使之成为自主性成长的责任主体,以此形成农村留守青少年自主性成长与外在关爱政策、行动的有机结合,从而真正形成以留守青少年自主性发展或能力提升为核心的关爱保护体系,改变农村留守青少年关爱保护存在的主体性缺席的不良状态。

一、重构农村留守青少年成长环境的优势


  抗逆力,既是人类天生存在的一种潜能,也是当人们遭遇挫折和困难等逆境时能够进行心理和行为调适的能力,或者在受到伤害等过程中形成的自我校正与复原的动力。这种动力可以形成留守青少年建构良好人际关系的能力,发展独立的自主性能力,拥有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以及应对现实困境的信心和能力。因此,抗逆力也有“复原力”“心理弹性”“抗挫力”等多种概念称谓,显然,不同的概念范畴符合不同的情境叙事需要,但都是人们处于困境而形成的正向发展潜质与能力的表达。无论是抗逆潜能的激发,还是抗逆能力的提高,都需要现实特定的困境作为培育的土壤。发展心理学视角下人们一般采用两种方式来进行青少年抗逆力的培育:一是通过设定特有的逆境方式进行有意识的训练,二是利用现实的困境顺势而为。农村留守青少年的抗逆力培育则属于后者。

  通过分析现实的关爱政策与行动,我们不难发现这样的现象,那就是相对忽视留守青少年的自主性发展,更多地聚焦于他们所处环境的劣势及其产生的不良影响,不少人将留守青少年群体中所出现的问题直接归结为缺失父母监管的留守状态,甚至出现个别简单地将留守青少年群体视为问题青少年群体的武断做法。当然,对正处于成长期的留守青少年来讲,日常成长过程父母参与的缺乏,更容易带来一些风险性因素,带来有关安全与权益方面的问题,对低龄儿童来讲尤其显著,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是对于正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来讲,他们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自主能力,过于强化留守状态的不利因素,甚至出现“留守”标签化的氛围,不利于农村留守青少年对自我成长责任的准确定位,相应会出现逆反心理,不接受应该接受的现实和关爱,无法正视与理解自己所处的现实状态,会将自己现实面临的困境出现不正确的归因,甚至造成自卑、自暴自弃等不良的心理状态,极容易形成对自我成长不负责任的现象,也会缺乏责任担当意识。

  农村留守青少年处于无父母监管的状态,的确可能会引发风险因素,但是从社会工作优势视角理论的角度,这种看似不利成长的环境中往往蕴含着发展的优势,是一种无须特别设定的自然现实困境,这恰恰是激发与培育农村留守青少年抗逆力的适宜性环境。这种环境为他们提出了自我管理与关爱他人的必然要求,不能依靠父母的照顾,而要学会照顾弟弟妹妹、爷爷奶奶和自己,学会为他人和为自己负责,学会承担自我和家庭责任,学会与他人建构良好的人际关系,形成互助成长的态势。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要合理地挖掘农村留守青少年生存环境所存在的培育优势,为之提供必要的外在与心理的支持,使这种留守的状态成为他们为自我负责、自主性成长的优势环境。

  实际上,留守状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具有统一性的现实生存状态,对不同的农村留守青少年来讲其表现形态各异,可能是一种持续的生存状态,也可能是一种间断性的状态,这都是农村留守青少年所无法改变的现实,是他们必须面对与接受的现实状态。但是,留守并不代表亲情与关爱的完全缺失,只是亲情关爱出现了空间上的距离或者因为距离而产生了一定的隔膜而已,而亲情与关爱恰恰也是抗逆力培育可以利用的现实资源,成为农村留守青少年可以依靠的人际和心理支持系统。这种资源的利用关键取决于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如何去挖掘、整合和培育,如何为农村留守青少年重构留守的正向意义,修复形成较为紧密的亲子纽带,建构和睦友好邻里关系,由对农村留守青少年自身抗逆力的培育延展为家庭、邻里、学校、社区抗逆力的整体培育,建构农村留守青少年为主体的抗逆力培育体系。

二、聚焦农村留守青少年自主发展的特殊性

  我国有关农村留守儿童政策所针对的群体具有统一性、模糊性,政策所关照的只是具有社会性、整体性特征的留守儿童群体,实际上更多聚焦的是更需要外在关爱和照顾的低龄群体,表现为对留守儿童群体内在成长向度关注的缺乏。这种政策的特点往往会带来现实关爱行动的偏差,容易忽视这一群体自主性发展内在程度的差别,出现简单化、表面化、运动化的关爱活动,而无法有针对性地关照到他们的自主性发展和抗逆力的培育。

  留守青少年作为高龄的留守儿童群体,他们具有发展的特殊性,具有与低龄群体内在成长向度上的根本性差别。他们正处于身心发展的关键时期,处于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形成的重要阶段,处于人生发展的多事之秋—青春期。身体发育所带来的内在压力,自我意识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对自我的关注,往往会引发很多成长过程中的不安或不适。即留守的状态加上青春期身心发展的不平衡,极容易引发他们成长的烦恼、出现发展的问题,面临发展过程中的风险因素影响。对处于自主性发展的农村留守青少年来讲,留守的状态可能会减少亲子之间的直接矛盾和冲突,但也可能带来随心所欲的自我中心状态;既可能形成积极的自主性,也可能会处于自我放任的闲散状态。“留守+”的状态使得他们的抗逆力正处于多变或脆弱的发展阶段,抗逆力的保护因子和危险因子处于不稳定的影响状态,外在与内在的不可控因素皆存在。如青春期情绪的激荡使得他们的耐受力相对降低,容易因为冲动而引发偏差行为;他们正处于皮亚杰所言的形式运算阶段,抽象思维的高度发展,对自我和生活的理想主义建构,容易引发他们对现实困境的不满和不接受;因为与父母远离,他们对同辈群体往往表现出高度的遵从,容易受同伴群体文化的影响,甚至可能会出现群体性事件或过当性行为;他们希望自己在群体中得到应有的重视,不喜欢那种对待儿童般的关爱,希望受到应有的尊重……他们处于一种发展的不稳定阶段,处于自我同一性认同发展的关键时期。如果他们成长的过程之中得不到应有的支持,如果不能积极地增加他们成长环境之中的保护因素,可能会使危险因素增加,不仅对个人成长不利,而且可能会引发社会性问题。

  农村留守青少年群体是需要我们高度关注的群体,因为他们发展的特殊性,处于人格发展与自我认同的关键时期,要求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必须能够有针对性地实施抗逆力培育,形成他们面对困境的韧性,提升他们正向性看待问题与解决问题的意识与能力。

三、农村留守青少年抗逆力培育的路径选择

  青少年青春期发展阶段面临着生理、心理和社会性发展多方面变化,自我意识凸显、自主性逐渐成熟。从社会化的角度来看,这一阶段青少年的社会化成功与否对其未来的人生发展极为重要。青少年群体阶段性成长发展的特殊性和重要性,要求我们必须重视青少年所面临的多方面变化,以及社会化成长的需要,尤其是作为特殊群体的留守青少年,他们可能经历更为复杂的成长环境和内心世界的变动,面临着需要解决的相应成长与发展的问题,为他们提供有效的社会工作服务路径就是抗逆力培育。

  对农村留守青少年抗逆力的培育主要是通过增加保护因子减少危险因子来实现的。保护因子在青少年的成长发展中有着极为重要的积极作用,是抗逆力培育的关键和核心。保护因子是相对于危险因素而言的,要求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积极挖掘农村留守青少年成长环境的优势及积极影响,尽可能减少危险因子对青少年的负面影响。诺曼·加梅奇提出了积极人格特质、家庭支持系统、社会支持和外在资源的建构三种保护因子[1]。这些保护因子能够让那些处于不利处境的人们保持身心健康、人格发展正常而不至于陷入困境出现身心不健康的现象。保护因子被划分为内在保护因子和外在保护因子两种形式[2]。内在保护因子是通过个体自身所展现出来的,包括能够有效地与他人交流沟通、表现对他人关切的社会胜任力,个体自我认同和自我效能感所表现的自尊和自主性,以及有生活目标与追求的目标感、有意义感等。外在保护因子包括关心的环境、积极的期望、有意义的参与,主要是通过家庭、学校和社区等积极参与和支持来建构的积极性因素。

  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对留守青少年抗逆力的培育主要表现为对留守青少年的内部资源和外部资源的开发和链接,从影响青少年成长极为重要的保护因子入手,将留守青少年及其家庭、学校和社区联结起来,共同参与到留守青少年的保护因子培育之中,通过培育留守青少年个体自身的内部保护因子和家庭、学校、社区为代表的外部保护因素的有效链接,达到抗逆力培育的良好效果。

1.个体抗逆力的培育

  马斯洛将人的需要划分为五个阶段,即生存需要、安全需要、情感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并认为需要是分层次的,只有在上一阶段的需要得到满足后,下一阶段的需要才会出现。在国家政策和社会活动的影响下,留守青少年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存在生存需要和安全需要的满足问题,他们面临着更为迫切的情感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价值实现的需要,尤其是在自我意识逐渐形成、自主性不断发展的青春期,更要关注农村留守青少年的自主性成长和身心发展的健康。

  培育留守青少年的内在保护因子,包括培养留守青少年的自尊、自主性、自我效能感、同理心、责任感以及人际交往能力等,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可以通过建立档案的个案管理、小组活动等方式来培育留守青少年的内在保护因子。具体表现为:

  (1)去“留守”标签化。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在面对留守青少年时,要意识到“留守”标签可能给他们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通过支持、鼓励和帮助来促使他们正确看待和处理“留守”标签化负向观念,让他们了解“留守”只是一种现实生存状态的表述,而不是任何负向的观念,让他们能够理解父母的不容易,能够学会从父母的角度、从优势积极的角度考虑自己留守的状态,从而将“留守”的不利影响降到最小,以此来建立他们的自尊和正确的自我认知。

  (2)建构交互支持关系。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可以通过小组工作的方法建构留守青少年群体和其他群体之间的关系,形成良好的交互支持系统。一方面可以将留守青少年组织成为一个群体,采用专业的小组活动方式,建立起留守青少年群体内部的互动联系,相互理解、关爱和支持;另一方面也可以架构起留守青少年群体与其他青少年的联系,让留守青少年融入“正常”的青少年群体中,让其他青少年群体能够接纳而不是排斥他们,增强他们的自尊心、归属感和安全感。

  (3)个案管理。可以通过建立档案进行个案管理,考虑到留守青少年可能面临的不同困境,采用个别化的方式进行培育,关注其成长变化,跟踪培养与支持。在培育留守青少年内在保护因子的过程中,必须要意识到他们的自主性成长的特点,他们在自我成长的历程中是有主动性的,而不是被动地接受和成长。留守青少年理应是社会工作实践活动的主动参与者,其所面临的问题也是他们与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共同认定的,问题解决的方式应该是双方协商认定的方法。在个案管理活动中,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不能以留守青少年问题“专家权威”自居,个案管理的过程更不是“一言堂”的单向服务活动,而是在尊重留守青少年意愿的前提下,通过协商、共同努力的过程。在小组活动中,留守青少年是具备自主性的参与者,活动的组织、安排等都可以协商沟通来进行,或者让留守青少年在活动中担任领导人、观察员等角色,这可以很好地锻炼他们的协调沟通能力、组织管理能力、责任感、胜任力等,这种在积极参与过程中得到的能力发挥和发展,会极大地提升留守青少年的自尊和自主性。这种自尊的满足、自主性的认同和发挥、责任感的锻炼、胜任能力的增强等,正是他们自身内部保护因子的培育和功能发挥的体现,从而增强他们的自信,有助于他们积极看待和应对所面临的困境。

  2.家庭抗逆力的培育

  家庭是留守青少年所处困境的重要原因和影响因素,正是家庭中责任、关爱、照顾等的缺失或不健全,造成了青少年留守的现实状态。家庭作为一个循环系统,需要功能的充分发挥才能够实现良性循环。父母关爱和照顾的缺失会影响到家庭系统功能的正常发挥和留守青少年身心的健康成长。因此,在培育留守青少年抗逆力的过程中,家庭系统整体抗逆力的培育尤为重要。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不仅需要增强父母与留守青少年之间的联系、促使家庭功能的正常发挥,更需要将家庭作为一个完整的系统来进行社会工作介入,提升家庭中的保护因子,从而对留守青少年的健康成长起到保护与支持的作用。

  在重建家庭支持系统、促进家庭功能正常发挥的过程中,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需考虑到不同留守青少年可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困境,要兼顾普遍性和特殊性,形成多样化的专业服务。普遍性困境主要是指留守青少年与父母之间因空间距离而带来的联系和支持问题,即父母陪伴、关爱、沟通与支持等的缺失。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需要设计、组织相应的活动增进留守青少年与父母的联系,重建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交流,增进相互之间的了解和理解。需要强调的是,这种联系的重建需要家庭成员的共同参与,留守青少年如此,父母更应该这样。父母需要经常性地与留守青少年进行沟通和联系,了解他们所面临的困难、挫折和内心想法,尽可能地以更多的时间陪伴在他们身边,尤其是在留守青少年面临重要的关节点如生病、考试等,从而提升家庭系统的保护因子,为留守青少年健康成长营造积极、有效的家庭环境。当然,留守青少年所面临的困境不尽相同,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应该坚持专业服务个别化的原则。对于家庭经济困难的留守青少年,需要优先解决的是依据相关政策来协助他们及其家庭链接尽可能多的社区资源或者社会资源,为他们的基本生活提供保障;针对性格孤僻、冷漠等“问题”留守青少年,相应的心理咨询和辅导必不可少;不同的留守时间、留守程度和家庭情况,需要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能够为不同状况的留守青少年及其家庭提供相应的社会工作服务。

  优势视角理论告诉我们,家庭成员在逆境中不一定会成为“问题”,任何家庭都拥有应对困难的能力,且能够通过克服逆境的过程寻求新发展的能力,这也是家庭抗逆力的基本假设与前提[3]。家庭是青少年成长的重要环境,也是青少年抗逆力培育的重要场所。提升家庭中的保护因子,需要重新建构留守青少年与父母之间的沟通交流模式,促进彼此之间的相互沟通和理解,从而架构起更为有利的提升留守青少年抗逆力的家庭环境,使之更好地应对所面临的困境。

  3.学校抗逆力的培育

  学校在留守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家庭关爱与支持缺失的情况下,学校层面的关爱与支持就更为重要。就学校提升青少年抗逆力而言,香港的“成长的天空”计划已经形成较为结构性和标准化的活动程序[4],但是要让该计划发挥长期效果,必须要营造具有支持性的校园氛围和环境,建构校园抗逆力文化,增强学校保护因子,强化学校所独有的对留守青少年的保护与支持作用。

  (1)建立留守青少年的校内良好支持系统。课余活动是留守青少年与同学建立积极、有效关系的重要活动,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可以与教师一起组织、引导、协助留守青少年建立起和同学之间的良好、有益的伙伴关系。此外,通过建立教师工作坊、师生联谊活动,促进教师与留守青少年之间的交流,增进情感,表达支持与关爱。促成教师主动建构与留守青少年父母的联系,增进彼此之间的交流,共同关注留守青少年的成长。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还可以通过“社工信箱”、小组活动等多种方式提供专业性支持。

  (2)设立清晰的规范规则。校园文明规则一定程度上能够保护留守青少年,同时也能够起到约束青少年不良行为的作用,减少或者避免校园歧视、欺凌和暴力行为等事件的发生。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可以在原有校园规则的基础之上,发动与倡导学校管理人员、教师、青少年共同参与校园文明规则的完善活动,开展防欺凌教育与辅导活动,倡导团结、友爱、互助的文明行为,以规则来约束和防止校园内可能存在的针对留守青少年的歧视、欺凌等行为。

  (3)教授生活及社交技能。生活技能和人际交往能力是留守青少年抗逆力培养所需要的基本能力。通过教导留守青少年处理问题、与人合作、与他人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等,能够有效地帮助他们应对所面临的生存和发展的基本问题。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可以在学校支持下通过提供理论学习、实践活动和辅导活动等方式,帮助留守青少年学习生活和社交技能,在实践活动中学会与他人如何合作、交流和建立关系,建立相应的服务工作站提供咨询、辅导等服务支持,帮助他们提升自身能力,挖掘自身潜能。

  (4)营造关怀和支持的氛围。抗逆力形成的基础就是关怀的环境和支持。对于正处于自主性提升的留守青少年来讲,如果无法解读和理解所处环境中关怀与支持因素,则会因为无法感受到关怀和支持而缺失自尊、自信,从而增强内在的无助无力感,为此培养留守青少年正向解读留守环境非常重要。同时更要营造关怀和支持的校园氛围来有效地协助留守青少年应对困境、解决问题。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可以组织不同年级、不同年龄段的留守青少年组成一对一结对学习或竞赛,也可以组织校园其他学生组成的不同形式的帮扶小组或竞赛,这种帮扶或竞赛尽管是有意识建构的,但是不能让留守青少年感受到另眼看待,从而伤害他们的自尊,而是要建构平等、关爱的交互支持;可以建立个人档案、专业咨询室等帮助留守青少年应对困难。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要和教师一起在学习与生活中为留守青少年提供支持,以此共同营造关爱与支持的校园氛围。

  (5)传达高而合理的期望。留守青少年抗逆力培育着重于他们自身能力的建设,高期望能够引导他们在能力上做出积极的改变,通过为留守青少年设定一个相对高又符合个体实际的期待,可以让他们通过努力达致目标且体验自我价值实现的感觉,增强自我效能感,从而促使他们做出改变。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和教师可以将一定的校园活动给予留守青少年负责,提供展示才艺、技能的机会等。然而每个留守青少年的能力和资源各不相同,所以期望的设定也需要差异化,保证期望既高于现实又合乎实际,尊重每个留守青少年的独特性,使得他们都可以借助自身努力和周围环境的改变来提升自身的能力,达到抗逆力培育的良好效果。

  (6)提供有意义的参与机会。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可以引导留守青少年积极参与校园活动,在活动中不断提升自身解决问题、处理困境、组织和管理能力等,以此挖掘自身潜能、增长才干。在校园管理、校园建设和校园活动中,为留守青少年提供一定的参与机会,让他们在其中担任职位,参与管理和建设。同时也可以开展课外活动,如志愿者活动,将留守青少年与社区联系起来,在培养他们的志愿奉献精神的同时,可以建立起更为紧密的联系,提升留守青少年的责任感和归属感。

  学校是留守青少年在面临“留守”这一困境时,最为直接和有效的抗逆力培育场所,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和学校教师理应积极承担起这份责任,营造校园抗逆力文化。通过在校园环境中增强抗逆力保护因子,降低可能的危险因素影响,从而提升留守青少年应对困境、解决问题的能力。

  4.社区抗逆力的培育

  相比较于留守青少年自身、家庭和学校这三个保护因子的培育,社区层面留守青少年抗逆力培育则更为复杂。但社区是留守青少年重要的生活场所,也是保护因子提升的重要场域,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要重视社区资源在抗逆力培育中的积极性作用,充分发挥社区保护因子的作用。

  (1)社区资源的整合。社区资源是社区抗逆力培育的重要资源,包括社区的人力资源、物力资源、财力资源、组织资源和文化资源等。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在社区中的重要作用就是挖掘、组织和利用这些资源,根据政策规定为留守青少年及其家庭提供具体的福利支持和生活保障,提供专业服务,尽量避免他们成为闲散青少年,增强社区的保护因子。可以通过组织社区文化资源,针对留守青少年开展普及科普知识、法律规范以及传统文化等活动,丰富他们的生活,提升他们的精神文化品位,同时发挥这些活动的约束和教育功能;通过整合社区的组织资源,建立留守青少年社区服务中心或者社区服务工作站等机构,整合和组建各种志愿服务者或组织,为他们提供活动、交流、学习的重要场所和机会,提供学业辅导、心理支持、安全教育等多方面支持,形成社区支持的良好系统,使他们更好地融入社区,增强社区归属感。

  (2)社区关怀与支持。这是留守青少年增强保护因子的重要手段。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可以依托社区社会工作服务站,整合社区工作者、志愿者等相关人员在社区中建立起对留守青少年及其家庭的支持和关怀网络。可以对不同的留守青少年建立个人档案,时刻关注与跟踪留守青少年的成长发展。组织工作人员或专业人员开展上门服务、咨询辅导、帮扶救助等活动,协助留守青少年应对所遇到的困难和挫折等,形成及时应对与处理问题发生的预防机制,建构社区日常性关怀与支持系统。

  (3)社区参与。留守青少年虽然面临着“留守”和青春期所带来的各种困扰,但这一时期也是他们自主性显现、自我意识发展和能力提升的过渡阶段。社区参与是促成他们自主性成熟、能力提升和建立自我认同的重要活动,成为留守青少年抗逆力培养的有效手段。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可以将留守青少年融入社区建设、社区管理中,组织留守青少年参与社区志愿者活动、社区实践活动、社区建设建议、社区管理等多种活动,让其具有服务社区、建设社区、管理社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增进社区居民对他们的关注和认同,并进一步增进社区的凝聚力。留守青少年通过在这些活动中的参与,能够更清楚认识自我价值,形成更为积极的自我认同,提升个人能力和自主性。

  社区是留守青少年除家庭和学校以外重要的生活场所,尤其是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背景下,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要充分认识到社区在留守青少年抗逆力培育中的重要作用。要发挥整合社区资源优势,既通过组织社区资源、提供福利支持和生活保障,又可以设计相应的专业活动如开展社区参与等活动,增强社区保护因子,营造良好社区氛围,提升留守青少年应对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形成成熟的自主性。

 四、总结

  在留守青少年关爱保护体系之中,通过关照留守青少年生存与发展的特殊性,以抗逆力培育的方式提升他们的自助能力,这是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开展专业服务的路径选择。通过链接留守青少年及其家庭、学校、社区等内外部资源,培养和增强留守青少年内在保护因子和外在保护因子,使之更好地应对所面临的挫折和困境。尤其要求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要以优势视角去解读与应用留守青少年的困境,秉承社会工作“助人自助”的价值理念,运用专业社会工作方法,建构留守青少年自主性成长的社会支持系统,促进他们自主能力的提升。

  需要进一步强调的是,在留守青少年抗逆力培育过程中,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要关注留守青少年的自主性,能够认识到他们处于自主性渐进提高的特殊性,能够以优势视角来看待他们的现实问题,协助他们建立积极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认同;改变他们看待自己所处留守状态的消极视角,形成应对困境的积极意识和应有的自信;要将留守青少年及其家庭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来看待,关注留守青少年与父母、其他监护人之间良性互动关系的建构,重视家庭功能的发挥;整合学校与社区的资源优势,建构家、校、社有机联动机制,形成留守青少年抗逆力提升的内在保护因子和外在保护因子的有机结合,从而提升他们的抗逆力和自主性。


联系我们
  • 徐州市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 0516-85808285
  • 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文亭街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