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独居老人焦虑情绪,促进家庭和谐共担照顾老人责任

2020-09-02 浏览:90

关注独居老人焦虑情绪,促进家庭和谐共担照顾老人责任

文/江门市蓬江区德信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李德贤 刘彩莲


一、案主基本情况

案主马婆婆(化名),现年83岁,独居,老伴3年前去世,有4个子女(2男2女),其中一个女儿已经去世,主要照顾者是大儿子(60岁,已退休),案主日常生活基本能自理。疫情期间,因居家防疫,案主的日常社交受到限制,案主的情感及倾诉需求无法得到满足,产生焦虑情绪,为了寻求精神寄托频繁致电平安通,说要“找儿子”,每天几十次电话,严重影响平安通平台的正常运作。平安通平台多次致电案主的子女,协调不成功,遂转介德信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介入。


经了解,案主大儿子住得离案主近,因此照顾老人的压力基本都在他身上。而疫情防控期间,响应国家倡导居家防疫的号召,案主居家防疫,不能与平时的老友记联系。因此,除了生活照顾需求之外,案主对子女情感上的需求更加大。但由于案主大儿子与案主长期有情感上的矛盾,再加上其他兄弟姐妹(分散在珠海和江门其他地区,遭遇封村不能外出)不能分担大儿子在疫情期间的照顾压力,令大儿子也产生焦虑和厌烦的情绪,更加导致大儿子逃避情感上对案主的满足。此外,对于是否送案主去老人院,案主与家人也存在矛盾。


二、介入过程


1、上门探访,了解矛盾双方的心理状况和实际情况。

由于疫情防控期间本站不能接待来访案件且案主行动不便,不能外出太远,社工及心理咨询师在获取案主所属居委及案主同意后以上门方式开展服务。社工及心理咨询师可见案主生活基本能够自理,家中整洁卫生,精神状态良好,言语表达清晰及具备一定的逻辑思维,但记忆力比较差,行动缓慢,从案主口中得知家属对其照顾和关心不足,存在任务指标的情况,更多为物资上的满足,缺乏一定情感上的关怀和相互之间的深入沟通。其后,社工及心理咨询师为案主提供心理疏导服务,排解案主因受防疫期间居家隔离倍增的孤独感和与子女长期存在矛盾的焦虑情绪,并对案主进行简单的认知障碍症评估,初步评估其有认知障碍症前期征象,已不适宜独居生活且需要到医院作精神状况鉴定。


社工再从案主大儿子处了解到,他对案主频繁拨打平安通电话的行为已非常无奈,诉说这是案主一直以来的个性问题,难以劝阻。家人也经常受到案主的电话轰炸,生活长期不胜其扰,家人有商量送案主去老人院,但案主表示不愿意到老人院生活,现在住的房子是与老伴多年来打拼的心血,有感情,不舍得离开。


2、与矛盾双方建立关系,开展深入沟通寻求案件介入突破口。

由于案主记性差,因此社工及心理咨询师需要多次上门探访才能让案主记住。某次社工及心理咨询师上门敲门时,听到案主在房间哭,独自诉苦说“年纪大了,现在儿孙都不来看望自己,活着没有意思……”之类。社工及心理咨询师马上对案主进行情绪安抚,为案主提供情感支持和心理疏导,趁机谈及其大儿子向社工诉说马婆婆频繁致电家人,让家人感觉困扰的原因。案主表示自己年纪大了,担心不久便离开人世,希望儿孙能多陪陪自己,谈谈心,也顺便交代一下后事。


社工和心理咨询师持续为案主提供心理服务,排解案主的焦虑情绪,引导案主用优势角度看待目前的情况,重新建立对生活的希望和期待。同时,社工将案主的心愿告知其子女,并引导子女,尤其是大儿子放下过去,并认识到子女须在案主剩下的岁月里尽好子女赡养案主的责任,不单物质上,还有情感上的满足。因知道马婆婆的真正的心声,大儿子的认知开始改变。


三、服务成效


1、案主和大儿子的情绪得到缓解,一致同意到老人院养老。

通过社工及心理咨询师近一个半月的电话及上门协调服务,案主的焦虑及不安情绪有所缓解,行动、语言、思维逻辑等都有所改善。大儿子的情绪也得到了释放,并且也逐渐明白自身的责任,对案主的态度和援助的关系有明显的改善。


子女们已和案主达成一致意见到老人院养老。因防疫期间,老人院采用封闭式管理,不便增加新对象,故需要待疫情结束后才能安排具体事宜。


2、家人重视了对案主的亲情陪伴。

案主因意外腿部摔伤住院,儿女也轮流送饭照顾,并重视与案主的情感交流,外孙也常常抽空探望案主,对其病情十分关心,给予案主充分的情感支持,让案主的焦虑情绪不再发生。社工及心理咨询师都肯定案主家人们对案主的关心和照顾。家人对社工及心理咨询师这段时间给予案主的关心和服务表示衷心的感谢,答应一定会照顾好案主。


四、介入思路及策略

1、鉴于协调一方是老人,年龄大,记性差,因此需要与案主建立良好信任关系,找到老人在疫情防控期间异常行为背后的深层心理需求,做心理疏导,帮助案主调整心态。


2、此案是因老人照顾问题产生的家庭矛盾,需了解老人日常的经济来源及其家庭关系情况,包括与儿女之间的往来频率、负责日常照顾工作的主要家庭成员,亲子之间的沟通方式,子女对老人现时的态度等,并评估老人是否具备独居生活的主观与客观条件,了解老人及子女对其安置的意愿,寻求矛盾解决的突破口,协调老人与子女的关系,给予合理的意见与建议,让老人得到充分照顾,安享晚年。


五、案件启示

老人赡养问题的家庭矛盾,往往都是产生于过往亲子关系矛盾,要化解这类矛盾需要找到能够触动到双方都愿意放下过往的点,尤其是子女愿意放下过往与父母的心结。


现阶段,独居的老人孤独感较强,由于生活节奏快,生活压力大,大多数退休老人的子女忙于工作或照顾自身家庭,对老人的关爱往往倾向于物质上的满足,忽视老人的心理需求,而随着老人身体机能退化,环境适应能力下降,容易回忆往事,喜欢喋喋不休,加上身体时有病痛,常产生忧虑情绪,内心普遍渴望得到家人的精神支持与心灵陪伴,尤其疫情防控期间,朋友、其他社会支持系统缺位的情况下,尤其需要家庭支持系统给予足够的陪伴,而家庭支持系统也缺位的独居老人在疫情防控期间就更容易产生心理问题。


人口老龄化是目前普遍的社会趋势,对他们多一些理解和耐心,营造和谐的家庭氛围,发扬传统的孝道精神,“常回家看看”给予亲情陪伴与照顾,享受天伦之乐,是解决老人赡养家庭矛盾的最好方式。


原创:李德贤 刘彩莲

来源:社工观察

联系我们
  • 徐州市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 0516-85808285
  • 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文亭街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