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疫后综合症”,湖北“五社联动”怎么做?

2020-09-14 浏览:47

“我已经恢复了,不会传染人……”家住武汉市武昌区的新冠肺炎治愈患者C先生,逢人就说。治愈后的一天,他下楼去取快递,遇见了邻居大姐,大姐责怪他不该楼上楼下跑,“万一复阳传染给居民呢。”两人发生争吵。自此,C先生就落下了心病,认为周围的人都歧视他,每次见人就反复唠叨:“我已经恢复了,不会传染人……”

黄冈市S女士,一家三口先后确诊,丈夫因救治无效去世,家人没有见到最后一面。今年4月,怀有8个月身孕的女儿康复,因与父亲感情深厚,女儿受不了打击,不吃不喝,伤心抑郁。S女士也天天以泪洗面,甚至想放弃自己的生命。

“所有传染病或者灾难发生之后,都会有很多人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新冠肺炎病人特别是重症患者大部分有创伤后心理障碍,特别是重症病人会产生心有余悸、死里逃生、恐慌的感觉,甚至有焦虑抑郁的表现。”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联络组专家、北大第六医院院长陆林对媒体表示,创伤后应激障碍需要干预,如果不干预,就会变成慢性的,会伴随终生,影响个人、家庭和社会。创伤后心理障碍通常在疫情后两年之内发病,6个月到1年之间是发病高峰。

湖北省作为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今年5月,省民政厅启动了“五社联动”心理疏导社会工作服务项目,将其作为助力化解“疫后综合症”、推动湖北经济社会疫后重振的重要手段。目前已经在武汉、黄冈等市有序推进。

建立主动发现机制

S女士的状况,很快就被社工发现了。5月20日,社工+心理服务专业力量团队带着慰问品,对黄冈市两个街道的53户新冠疫情病亡者家庭上门探访,筛查出23个有严重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家庭开展重点服务。S女士就是其中之一。

社工通过评估,认为S女士和女儿是典型的持续性复杂哀伤障碍,立即开展心理干预。社工通过倾听、陪伴、共情、“空椅子”“保险箱”等哀伤辅导技术,引导母女俩将创伤体验暂时“打包封存”进保险箱,做心理隔离,用认知疗法改变服务对象的思维定式。

有了社工的陪伴,母女俩慢慢地从悲伤中走出来,恢复工作和生活。6月,女儿顺利生产。S女士开心地告诉社工:“我当外婆了,我会好好地生活下去。”

黄冈市是湖北省除武汉市之外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之一。黄冈市静远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专业反应灵敏,在2月就成立了“抗击疫情心理援助与危机干预”小组,开通12条心理热线,8个微信服务群,服务群众80万人次。

5月,静远社工承接了上级支持的疫后心理疏导社会工作服务项目,组建了一支由12名持证心理咨询师和6名持证社工组成的专业队伍,在黄冈市两个街道,从探访丧亲家庭开始服务,然后扩展到治愈患者、防疫一线工作者(医务人员和社区工作者等)、受疫情影响的困难群体,针对这四类人群开展心理疏导社会工作服务。




6月19日,黄冈市静远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在黄州区赤壁街道建新社区开展“心灵相约 健康同行”减压小组活动,帮助有需求的服务对象渡过困难期,恢复社会功能,重建社区环境。


汇聚资源形成多方联动

“发挥社会工作的专业优势,建立‘社工+心理服务专业力量+志愿者’团队,实施心理疏导社会工作服务项目,推进社区、社会工作者、社区社会组织、社区志愿者、社区公益慈善资源‘五社联动’服务。”湖北省民政厅慈善社工处相关负责人介绍。

资源向重灾区湖北汇聚。在民政部慈善事业促进和社会工作司的支持下,湖北省民政厅先后引入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慈善组织资金共计约1300万元,在武汉市、黄冈市疫情相对较重的街道、社区实施该项目。

湖北省慈善总会向全省各市州慈善会拨付疫情防控非定向捐赠资金4700万元,主要用于心理疏导和社会工作服务、受疫情影响重点群体抚慰和抗疫一线人员关爱等相关支出。

湖北省民政厅印发《湖北省省级财政预算资金支持社会工作和志愿服务项目管理办法》,省级财政预算安排6000万元社会服务和社会组织培育引导资金,重点支持各地民政部门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实施疫后心理疏导社会工作服务项目。

湖北省民政厅充分发挥湖北省和武汉市社会工作联合会枢纽型组织作用,分别编写湖北省和武汉市《心理疏导和社会工作服务工作指引》,成立项目服务专班,制定项目实施方案,明确了责任人和工作职责,并邀请了16位专家开展心理服务和社会工作专题辅导。

截至目前,民政部慈善事业促进和社会工作司链接的慈善组织资金,共资助31家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在武汉市的49个社区、黄冈市的2个街道实施“五社联动”社会工作服务项目,联动机制和服务资源直达基层社区和服务对象。借助外部资源,武汉市已在101个街道实施该项目。



8月17日,武汉市阳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工针对狮子山街华农西社区饵料厂小区部分居民开展“心连心 共相伴”邻里互助支持小组活动。


立足社区和重点人群需求

5月初以来,“阿里公益·五社一心·爱满江城”、“华侨公益·爱满江城”、中央财政资金项目社工陆续入驻社区。社工详细了解社区党支部、居委会关于疫后重振的有关需求,同时联合社区工作者、心理服务专业人员、志愿者对重点人群进行需求调研。


8月26日,武汉爱熙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在青馨居社区开展了以“阿里公益·五社一心·爱满江城——疫路有你·青心相伴”为主题的社区工作者减压活动。


通过召开座谈会、个别访谈、入户走访,社工发现,社区层面的需求主要是如何提升治理能力、发挥社会力量协同作用,更好解决重点个案的实际困难等方面;重点人群和社区居民的需求主要是解决医疗、就业等现实问题,纾解不良情绪,调节家庭关系,融入社区等方面。

湖北省荆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武汉阳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等主动服务社区中心工作、积极协助社区解决个案问题,与社区逐步建立信任关系,将重点人群相关信息及需求交给了社工,并初步建立了协同机制。

丧亲家庭和治愈患者是社工重点服务的人群,服务主要围绕健康指导、情绪疏导、社区融合等展开。针对受疫情影响的困难群体,社工主要提供关心关爱、链接资源、社会支持等服务。如武汉爱心天使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开展“复工复产,振兴经济”创业就业公益帮扶活动,50余家企业现场揽才,提供就业岗位500余个。针对一线工作者,社工主要采取小组工作、游园会等方式,帮忙其缓解压力、调适家庭关系。如武汉博雅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针对医务工作者及家庭开展亲子游园活动和亲子园艺小组,武汉洪山乐达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针对社区工作者开展心理减压工作坊,受到一线工作人员的欢迎。


在球场街道安静社区,武汉市万帮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在社区党支部的支持下,开展“邻距离”需求调研,以社区宣传活动、电话了解和入户走访的方式,进行摸查建档,分级分类服务对象,了解具体需求。社工根据其需求定制专门的心理疏导服务方案。


改善疫后社区软环境

见人就唠叨“我已经恢复了,不会传染人……”的 C先生,上班后也因同事们戴口罩、洗手、讲话隔开一米之外等保护性举动,认为大家在有意疏远他。

社工根据在社区收集到的信息资料,评估C先生存在心理压力大、社区融入难等问题。通过一次次服务,C先生终于痛痛快快地将压抑很久的情绪宣泄了出来;社工还引导C先生的家庭成员、朋友、社区志愿者对其进行陪伴,尤其是与其发生矛盾的邻居大姐进行访谈,消除邻居对疾病的误解。

随后,社工在社区范围内开展了疫情知识科普课堂和线上分享交流会,不仅让居民正确了解常态化防控下的科学防护,还将C先生的经历做成动画,配上画外音来分享他应对疫情的痛苦与艰辛。

分享会后,有的居民不禁对C先生说:“你太不容易了,我们支持你!”还有热心的居民隔空喊C先生:“老哥,你还是我们的C先生,哪天再去喝个茶!”

现在的C先生在自身做好防护、减轻大家顾虑的同时,还时不时在网格群中发些早安、健康小常识、每天笑一笑等正能量的消息,小区中又出现了他忙碌巡逻和站岗的身影。

“心理疏导社会工作服务除了聊天陪伴,最重要的是引导他们自己重新融入社区,让他们感受到自己被接纳、被认可。”武汉爱熙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工说。

“心理疏导社会工作服务项目实施的落脚点是加强和完善基层社区治理,充分发挥社工的驱动作用,为社区工作者、社区志愿者、社区社会组织增能,链接社区公益慈善资源,推动‘五社联动’服务。”湖北省民政厅慈善社工处有关负责人表示。


来源: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联系我们
  • 徐州市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 0516-85808285
  • 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文亭街1号